www5.igk99.com_为什么71年过去了,这场伤亡最大的战斗还是教科书战例?

www5.igk99.com,羊山集战斗

1947年6月30日,晋冀鲁豫野战军遵照党中央预定计划转入战略进攻,趁敌主力正继续向山东、陕北实施重点进攻,鲁西南仅刘汝明2个师在黄河南岸设防守备空虚的有利时机,于张秋镇至濮集150公里地段上,各兄弟部队以勇猛突然的动作,一举突破敌黄河防线,彻底粉碎了敌人妄图依靠黄河阻我前进的美梦。我军突破黄河防线,敌惊恐异常,蒋介石慌忙从豫北、豫皖苏抽调32、66、68、70、55师等部由陇海路分东西两路北援,企图夹击我军,迫我背水作战,但遭到我友邻部队的严重打击。7月10日,敌东路援军70、32、66师等部分别进至郓城东南80里的六营集、独山集、羊山集一线,其间隔较大,利我割歼。刘邓决定采取“夹其额,揪其尾,断其腰,置之死地而后已”的战法。6纵由定陶经张凤集向东,一部切断整编第32师和整编66师的联系,主力协同第1纵队,由西向东围歼第整编第32师;3纵从汶上集地区,插至羊山集以南、以东地区,割歼整编第66师主力。

7月12日,6纵向东急进70公里,令18旅由定陶东进,直扑独山集。18旅一夜急行军140里,于13日拂晓到达指定位置独山集西南一带。18旅前卫53团跟踪追击,于14日10时,在薛扶集地区歼灭32师139旅1个连。黄昏,18旅和17旅分别从六营集西北和西南攻击,在与1纵的共同夹击下,全部歼灭国民党军2个整编师。六营集之敌被歼灭后,被围困在羊山集之敌66师已成瓮中之鳖。6纵奉命以第16旅归2纵指挥参加围攻66师,以第17、18旅于万福河以北地区打援。3纵7旅随纵队主力进至城武以北的陈集、张庄、龙山集地区后,继续东进。13日,进至羊山集东南的胡庄、黄家桥、大义集一线,为纵队二梯队,准备打敌援兵和参加围歼羊山集守敌作战。

羊山集有居民千余户,房屋多系瓦房,周围有寨墙、水壕各一道,集镇北面靠山,山上突出三峰以中峰最高,地形险峻,因形似羊,故名羊山。东为羊头,中为羊腰,西为羊尾,山上尚有日寇曾构筑的部分水泥和石砌工事,羊头北侧有两丈高的石砌和天然峭壁,不易攀登,南侧平缓,与集镇家屋相连。守敌为蒋匪嫡系66师(欠199旅),装备一流。该敌被围后,即利用地形,沿山腰构筑地堡、交通壕,依托山上原有工事,构筑防御核心阵地,敌以4个营守羊山(185旅指挥所及553团全部),羊头、羊尾各1个营,羊腰2个营,其余敌人守备羊山集。

7月13日起,3纵及2纵部队即完成对羊山集的包围,并开始向敌发起进攻。敌66师被围后,蒋介石急令王敬久率58师及199旅由金乡北进,解羊山集之围。15日,3纵7旅主力转至大溜河北堤的邱家井地区,拟协同友邻阻击北援的敌人,另以19团1个营进至徐楼、鲍庄一线,阻击羊山集突围敌人,以21团1个营伸至济宁方向的李家屯地区,伺机捕捉敌32师、70师突围散兵。此时,北援的敌人已进至万福河南岸,羊山集守敌见援兵已近,遂拼死突围,战况日益紧张激烈。为协同友邻歼灭羊山集守敌,17日,3纵7旅主力遂向羊山集东南靠拢。当夜,20、21团即向羊山以南的坟地一带迫近,于坟地南、北展开,20团于坟地南侧松树包一带占领阵地,连夜构筑工事。

19日,6纵16旅由阻击金乡援敌,匆匆赶赴羊山集以北地区,当晚即投入围攻羊山战斗。由于受命仓促,敌情地形不熟,准备不充分,加以受地形限制,炮兵不便发挥威力,部队在支援火力微弱的情况下投入战斗。16旅46团和48团经彻夜苦战,仅攻占了敌人山腰阵地。但遭敌反扑后,伤亡很大,终因受敌主阵地及两侧密集火力压制,部队被迫撤到山腰。20日20时,16旅以47团配合48团继续攻击敌主阵地,经激战后,占领了山腿上几个碉堡,立即构筑工事和前后贯通的交通沟,作为再次攻击羊山主峰的依托,为总攻创造了有利条件。与此同时,第17旅旅长李德生率49团2个营及1个侦察连追击六营集逃敌到万福河北之袁楼后,奉命阻击金乡北援之敌,战斗异常激烈。其后,第18旅也相继投入阻击。我军依托袁楼和万福河北岸河堤,予敌以大量杀伤。这一打援的胜利,有力保障和支援了攻击羊山的战斗。

18日至21日,3纵7旅20、21团在友邻部队的密切协同下,连续多次向集内强行攻击,皆因受羊山敌火力侧射和当面鹿砦水壕所阻,加之时值盛夏,天气炎热,连日大雨,遍野积水,羊山脚下成了一片沼泽地,水壕水深超过2米,所有的交通沟都变成了小河。经多次争夺,均无进展,纵队命令停止大的攻击,除留一部继续坚持围困敌人外,主力撤回原集结地休整。

22日下午6时,敌199旅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继续北援,我友邻部队在给敌以重大杀伤之后,从正面放开一缺口,诱敌渡过万福河。是日大雨滂沱,道路泥泞,敌坦克、大炮运动困难,近李家楼、后刘庄地区时,3纵7旅19、20、21团配合友邻冒雨奋勇出击,经过数小时激烈战斗,全歼敌199旅。21团在追击逃敌中,俘敌199旅旅长王士翘。

当羊山守敌告急,199旅又被歼之际,蒋介石从西安、潼关、洛阳、豫皖苏及山东等地调集的接援重兵,已步步逼近,东面已近金乡,西面已临菏泽,南面将至定陶,情况甚为紧张,必须迅速攻克羊山集,以争取主动。遵照刘、邓首长坚决歼灭羊山集敌人的指示,7月24日,3纵队陈锡联司令员亲率7旅营以上干部看地形,于现地分析了以往攻击受挫的原因,统一了打下羊山腰是解决整个战役关键的思想,明确打法,定下以优势兵力和火力向羊腰实施重点突击的决心。

25日,3纵7旅转移至羊山集东北李庄、欧山屯、杨家楼地区作进攻准备。此时,该旅各团虽经连日艰苦作战,异常疲劳且有伤亡,但由于全旅上下认识到此次战斗的重要意义和感到所担负任务的光荣,在纵队军政机关和各级领导干部深入连队具体帮助下,广大干部战士纷纷要求担任最艰巨的突击任务,保证只能前进一尺,不后退一寸,一定发扬红军“攻必克、守必固”的光荣传统,坚决攻下羊山,在战斗中为人民立功。在个人和个人、单位和单位之间,普遍掀起了杀敌立功竞赛。各级干部、突击组长反复勘察地形,选择突击道路,研究打法,开展军事民主,统一了战术思想,由小李庄向羊腰挖沟,建立隐蔽的突击道路和冲击出发阵地,并将各种火炮推前配置,以及改善生活、组织支前等各项准备工作。

7月27日18时30分发起总攻。3纵7旅19团和6纵16旅47团主攻羊腰,3纵7旅20团和友邻一起攻击羊头,21团为二梯队。在2纵及3纵8、9旅等兄弟部队的密切协同和野司的野榴炮及旅、团的山炮、迫击炮火力支援下,7旅19团前梯队2、3营成2个箭头向羊腰抵近。当我炮火向敌纵深延伸时,担任主突的47团3营和19团3营,以迅速勇猛动作,向敌发起冲击,突破敌阵地,向山峰发展进攻。我突击部队在猛烈的炮火支援下,击退敌多次冲击。战至19时许,16旅47团和7旅19团占领主峰阵地,将敌压至南侧半山坡凹部,打退敌人数次反冲击,稳住了阵地。入夜,退守南侧凹部地堡内的敌人,妄图利用夜暗与我居高观察不便的机会,夺回主峰阵地,曾一次又一次向我反扑,均在我沉重打击下,遭到惨败。28日拂晓,我又在炮火掩护下,向敌猛烈攻击。据守羊山及羊腰南侧凹部的敌人,争先突围逃命。7旅20团协同友邻乘机占领羊头,并由东北跟踪追击,向集内发展进攻,21团1个营由羊颈上山,与19团并肩向山下集内追击,一部由羊山集东突入。经过激烈巷战,我旅全歼羊山集东北的敌人。与此同时,友邻各部队也相继取得了攻击作战的胜利,大量的歼灭了敌人。至12时许,全部结束战斗。鲁西南战役胜利结束。

羊山集战斗中,歼敌1.4万余人,俘敌700余人,缴获各种炮12门、轻重机枪43挺、长短枪368支、军马89匹及军用物资一部,使我军经受了极大地锻炼,丰富了野战攻坚作战的经验,增强了战斗力,为尔后参加战略跃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此一胜利的取得,我军也付出了伤亡1200余名的重大代价,杀敌英雄史玉伦等同志在战斗中光荣牺牲。刘伯承司令员在征战之余,赋诗一首庆贺羊山集战斗的胜利,“狼山战捷复羊山,炮火雷鸣烟云间。千万居民齐拍手,欣看子弟夺城关。”羊山战斗的迅速结束,使我军能够从容地转移兵力作新的机动,再一次粉碎了蒋匪“要围歼我军于鲁西南地区”的企图。